消失的3.5万台矿机 ,上市公司VS矿机巨头,巨额合同再现罗生门,谁在撒谎? ... ... . ...

2019-12-21 11:12| 查看: 590| 评论: 0| 查看评论


19日晚间,深交所上市公司众应互联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量科技”)在对与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亿邦”)、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亿邦”)的买卖合同纠纷事项进行深入调查后发现浙江亿邦、云南亿邦与彩量科技的买卖合同纠纷涉嫌合同诈骗。

 

经收集证据资料后彩量科技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提交了刑事报案材料,公司于20191219日收到彩量科技转来的《立案告知书》,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对浙江亿邦和云南亿邦涉嫌合同诈骗一案,已经立案侦查,目前案件尚在侦查过程中。

 

比特币矿机巨头浙江亿邦被立案?消息一出,舆论大哗。账号主体为杭州亿邦聚盛科技有限公司的翼比特客户服务号”(亿邦旗下系列矿机名称为翼比特微信公众号随即发布紧急声明以正视听”,声明内容包括彩量科技与浙江亿邦、云南亿邦买卖合同纠纷的简易过程浙江亿邦云南亿邦向证券监管部门实名举报的相关情况以及彩量科技进行刑事举报的背后原因指责对方其向公安部门恶意举报云南亿邦公司、浙江亿邦公司,动机无非是企图以刑事案件为由干扰民事诉讼审理进程,并逃避监管部门的严厉追,混淆视听。”声明最后加盖云南亿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公章。

 

起自近两年前的一起纠纷,一家矿机巨头、一家A股公司,如何经历上诉、反诉、检举对方、被对方举报立案?3.5万台矿机凭空消失,是谁在说谎,其真相到底如何?每经记者对之进行了深度挖掘。

 

 

3.5万台矿机消失 从应诉到反诉 到底谁在说话?

 

2019年4月27日,众应互联发布关于子公司收到应诉通知书的公告。公告称,众应互联收到全资子公司彩量科技转来的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及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

 

其中诉讼一发生在彩量科技与浙江亿邦之间。原告浙江亿邦被告彩量科技原告称,2018年3月,原、被告双方签订《产品销售合同》由原告向被告销售云计算服务器9万台,单价5040元/台,总价款为4.536亿元。随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交付全部云计算服务器,被告也进行了签收且在合同约定期限内未有异议。但是,截至起诉之日,被告仅向原告支付 3.8 亿元,尚欠原告合同款项7360万元。虽经原告多次告,被告仍拖欠未付。

 

原告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拖欠合同款项 7360 万元;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3月31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止的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年化4.35%暂计至起诉之日为2893040 元);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以上金额暂合计为人民币76493040元。

 

诉讼二发生在彩量科技与云南亿邦之间。原告云南亿邦被告彩量科技

原告称,2018年3月,原、被告双方签订《产品销售合同》,由原告向被告销售云计算服务器1万台,单价5040 元/台,总价款为5040 万元。随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交付全部云计算服务器,被告也进行了签收且在合同约定期限内未有异议。但是,截至起诉之日,被告仅向原告支付2000万元,尚欠原告合同款项3040万元。虽经原告多次催告,被告仍拖欠未付。

 

原告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拖欠合同款项3040万元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3月31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止的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年化4.35%暂计至起诉之日为1558798元,与前项合计 31984512 元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对于此,众应互联则对子公司诉讼情况做出如下说明。2018 3 月,彩量科技分别与浙江亿邦、云南亿邦签订《产品销售合同》,向上述两家公司分别采购云计算服务器9万台和1万台(共计10万台),单价5040/台,总价款为5.04 亿元。合同签订后,彩量科技分别向上述公司支付买卖合同价款。截至 2018 9 11日,彩量科技向浙江亿邦支付合同价款共计人民币3.8亿元,向云南亿邦支付合同价款共计人民币2000万元。彩量科技表示,支付上述价款后,彩量科技实际收到浙江亿邦的云计算服务器 65000 台(对应货款为人民币 3.276 亿元),未收到云南亿邦的云计算服务器。

 

彩量科技认为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发货义务,在没有得到

任何形式的交货指示的情况下发货给无关的第三方,此笔发货并不构成对合同的履行。因此,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不具备向彩量科技追偿的前提;鉴于彩量科技总共支付了人民币4亿元的货款,但只收到了价值人民币3.276 亿元的云计算服务器,彩量科技实际上多支付了人民币7240万元的货款,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应返还彩量科技7240万元;彩量科技拟对浙江亿邦与云南亿邦提起反诉,要求两公司返还多收取的人民币7240万元的货款。

 

一方声称对方拖欠货款,另一方声称对方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发货任务,要求对方返还多收取的7240万,还提出了反诉,又一出合同纠纷罗生门,到底谁在说谎?

 

 

从法庭上的兵戎相见 到检举到中国证监会、江苏省证监局、深圳证券交易所

 

2019年8月21日,众应互联发布关于子公司反诉进展的公告,称已收到全资子公司彩量科技转来的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案件受理通知书》(2019)浙01民初354号

 

2019年9月27日,众应互联再次发布子公司反诉进展公告,称已收到彩量科技转来的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2019)云05民初22号,云南中院决定立案

 

从被上诉,到反诉,众应互联全资子公司彩量科技开始全面反击。一方面是法律上的兵戎相见,另一方面,浙江亿邦和云南亿邦也丝毫没有懈怠,高举检举武器。

 

据本次紧急声明云南亿邦公司、浙江亿邦公司向中国证监会、江苏省证监局、深圳证券交易所检举新彩量公司母公司众应互联作为上市公司存在信息披露严重失实、涉嫌违法违规的情形。

 

声明称,众应互联在2019年6月26日公告的《众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公告编号:2019-056,以下简称 《年报问询回复公告》)、在2018年8月8日公告的《众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公告编号:2018-094,以下简称 《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的信息披露严重失实、涉嫌违法违规的主要实如下:

 

1、 《年报问询回复公告》第2页中称,新彩量公司于2018年3月至4月, 与浙江亿邦公司、云南亿邦公司分批签署了 10万台云计算服务器《产品销售合同》,合同总额共计5. 04亿元。

事实情况是:2018年3月21日,新彩量公司与浙江亿邦公司签署了1份《产品销售合同》,向浙江亿邦公司一次性购买云计算服务器9万台,含税总价为4. 536亿元人民币。2018年3月21日,新彩量公司与云南亿邦公司签署了1份 《产品销售合同》,向云南亿邦一次性购买云计算服务器1万台,含税总价为 0.504亿元人民币。上述2份销售合同在同一天签署,并非公告所称的2018年3月至4月期间分批签署。

 

2、 《年报问询回复公告》第1页称,新彩量公司实际收到浙江亿邦公司的云计算服务器65000台(对应货款为人民币3. 276亿元),未收到云南亿邦的云计算服务器。第3页继续称,2018年3月26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彩量科技收到云计算服务器共计65000台。

事实情况是:根据浙江亿邦公司、云南亿邦公司出具并经新彩量公司签章确认的《送货清单》,新彩量公司采购的10万台均已送达且经其确认,并非公告所称的量科技实际收到浙江亿邦的云计算服务器65000台(对应货款为人民币 3.276亿元),未收到云南亿邦的云计算服务器

 

3、《年报问询回复公告》第8页称,新彩量公司与亿邦公司于2018年3月期间签订了合计金额为5. 04亿元的《产品销售合同》,其中单笔金额最高为2520万元。根据内部制度的规定,上述单笔所涉及的金额均在公司管理层的权限内。且单笔所涉及的金额未达2017年净审计总收入的50%,未达披尊标准。

 

事实情况是:浙江亿邦公司、云南亿邦公司分别和新彩量公司签订了《产品销售合同》,金额分别为4.536亿元人民币、0.504亿元人民币(合计5.04亿元人民币),不存在所谓的“单笔金额最高为2,520万元

同时,上述交易并非《产品销售合同》或众应互联的日常经营业务,应当按照《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第9.1条、第9. 2条等规定, 履行公告披露义务,但上市公司谎称上述交易系其主营业务,无需公告。

 

4、《年报问询回复公告》第9页称,鉴于新彩量公司支付了40000万元的货款,实际却只收到价值32760万元的货物,新彩量公司就多支付的7240万元货款计入其他应收款,根据会计政策和交易的实际情况,出于审慎原则对该笔应收款项计提了坏账准备,公司认为具有充分合理性。

事实情况是:新彩量公司与亿邦公司签署合同项下的10万云计算服务器经全部确认收到,在仅支付4亿元的情况下,对于未按合同约定应支付的1.04 亿元应确认为负债,列入应付款项项目。

同时,亿邦公司已向新彩量公司开具了全额发票,而新彩量公司抵扣的金额远远超过其所称的仅收到6. 5万台对应的应当抵扣的3. 276亿元。

此外,新彩量公司出具的对账单,明确表明对云南亿邦公司逾期欠款金额 0.404亿元、对浙江亿邦公司逾期欠款金额0. 736亿元。

但是,新彩量公司罔顾以上亨实,颠倒黑白,反称仅收到6.5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对应价格为3. 276亿元),多支付的0. 724万元计入其他应收款,并计提了坏账准备,还认为“具有充分合理性。

此外,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亦未尽到审慎、如实披露的义务。

 

5、《年报问询回复公告》第6页称,代理釆购业务的商业实质和商业逻辑: 代釆购业务是彩量科技的最终客户VAST公司有意进入数字超级计算领域,VAST 2017年末及2018年初在中国与浙江亿邦进行接触并达成釆购意向,同时希望浙江亿邦能推荐一家公司提供该云计算服务器的出口、托管运营以及机房建设等一揽子服务。

事实情况是:浙江亿邦公司与VAST公司从未谋面,也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不可能发生所谓的“推荐一家公司提供该云计算服务器的出口、托管运营以及机房建设等一揽子服务。

 

6、《问询函的回复公告》第8页称,截至2018年8月8 ,新彩量公司代釆购业务预付浙江亿邦公司1亿元,此项代釆购的云计算服务器产品型号为翼比特E9+,业务总量为10万台套,现巳完成6.5万台套,尚有3.5万台套没有完成;彩量科技应收厦门亚克讯5383万元,其中828万元为服务费用,4555万元为代釆购货物的代理服务费及相关税费。所有款项预计三季度全部结算完毕。

事实情况是:新彩量公司于2018年5月18日向云南亿邦公司支付货款0.1 亿元,拖欠尾款0. 404亿元,于2018年3月23日至2018年4月24日期间分17笔向浙江亿邦公司支付货款3.8亿元,拖欠尾款0. 736亿元。因此,合计预付货款实际上是3.9亿元,并非披露公告中所称的1亿元。同时,截至2018年 6月底以前,上述10万台服务器已经全部交付了,并非披露公告中所称的“尚有3.5万台套没有完成


到底是拖欠货款还是合同诈骗?一家是A股上市公司,一家是矿机巨头,到底谁在说谎?关于本次事件,记者联系采访了众应互联和浙江亿邦,众应互联称,“公安机关正在侦查核实,一切以公安机关的侦查结果为准”,截止文章发出,浙江亿邦暂未回应。

最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尖科技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7031730号 )

返回
顶部